行业动态

当前位置: 上海锋澜材料 > 行业动态 > 正文

【连载】诛仙乱世——涂料王国1-5

2018-10-10 19:53 311

第一章 未来记忆

张小凡,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名字。

湘北大学也是一个二本中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大学。

张小凡正站在毕业这个十字路口,十分的迷茫,对于自己的专业知识,张小凡心知肚明,其实大学他至少有2/3都是混过来的,虽然就业和专业知识不一定关联很大,但是怎么都还有关系不是。

有的同学已经找到工作了,有的正在找,这让张小凡更加不知所措,甚至有些焦虑。当听到有同学找到工作了,工资多少多少,有的有好几个面试,张小凡其实挺羡慕的,他希望那个找到工作的是自己。

“凡子,准备什么时候回家?”

宿舍老大石雷,看到坐在那在发呆的张小凡,随口问了一句。

“就这几天吧”,张小凡心不在焉的回道。“你呢?”

“我不回去了,直接去越州”,石雷昂着头,有些兴奋的说道。

“你,你找到工作了吗?”其实张小凡心里是希望,石雷能说自己是要去越州找工作,而不是在越州找到工作这才过去,自己最好的兄弟如果都找到工作了,自己投出去的简历还是没有任何音讯,那种失落真的是无法言语。

到现在5月23,班上绝大部分同学都找到工作了,自己却依然颓废的坐在这里,张小凡网上也投递了几十份简历,但是依然没有得到回复,这张他的内心感到十分的失落以及无助。

“刚刚越州一家外资企业那边回复,让我过去面试”

对于湘北大学这样的大学,能进入外资企业工作,那简直就是一个莫大的荣耀,这让张小凡的心里更加的焦急,甚至有种自己被世界抛弃的感觉一般。

“恭喜”,张小凡衷心的的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“你也要加油,我看啊,你也跟我一起去越州吧,那里机会大”

“再看吧”,张小凡有些犹豫,石雷就没有再说什么了。

张小凡看着石磊,在慢慢的收拾东西,心里十分的羡慕,他希望收拾东西的那个人是自己,去外资企业面试的也是自己。

每个人都是骄傲的,同学之间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最好的那个,无关乎情谊之类的东西,这只是个人心底里最真实的想法。

送了好兄弟上车,晚上看着空空如也的宿舍,张小凡发出了心底最渴望的呐喊。

“我也想成为人上人呢”

这是张小凡心里最真实的想法。

突然,张小凡一阵头昏脑胀,感觉有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直接往脑袋里面塞的那种感觉!

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,张小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晚了,宿舍里依然就他一个人,让他越发的有一种孤寂的感觉。

慢慢的张小凡皱起眉头,他发现脑海中,有一些完全不属于现在自己的东西,似乎是他30年之后的记忆。

涂料,对张小凡是一个相当陌生的领域,在此之前,张小凡完全没有想到,自己将来做的工作居然是涂料工程,而且做到那样的高度。

现在是2005,据不完全统计涂料市场销售额达到500亿美元,而且每年以超过15%的速度递增,到2015年,涂料市场销售额将达到1300亿美元,这是一个相当庞大的数字。

天降的惊喜,让张小凡内心其他的想法一扫而空,剩下的就是对未来无限的期望,以及那高于普通人无数倍的职业规划。

知道未来30年涂料市场的发展方向,如果还做不出一番事业,那真愧对30年后的自己。

虽然这30年的记忆断断续续,但是关于涂料方面的却很是完整,没有关于自己30年后老婆孩子的信息,这让张小凡松了一口气,那你知道自己未来老婆是谁,那到底是娶还是不娶呢。

对于自己的朋友和敌人也是模模糊糊,但是有一个人,却让张小凡30年后的记忆相当深刻,就是这段记忆,跳回现代的张小凡身上依然铭记于心。

张小凡现在很犹豫,到底要不要去观澜涂料,那里有30年后,自己认为最讨厌的人在那里,那个害得自己差点天人永别的人。

“奶奶的,如果自己没得到这段记忆,那么我现在的确相对于他如同一只蚂蚁,但是现在,如果我还在他面前畏畏缩缩,以后怎么成就一番事业,如果将他踩在脚下,念头怎么通达”

去观澜涂料,简单收拾一下,给家里打个电话,直奔越州,上辈子也是机缘巧合才进入观澜涂料。

这次他要光明正大的进去,最后最好能气死自己上辈子最讨厌的对手,对于那个永远上不了台面,玩小聪明的,还能恶心死人了的人,张小凡是恨到骨子里。

张小凡记得每年5月份,是观澜涂料,技术部招人的时候,那么现在似乎已经完成初试,只有让张小凡就心里觉得有些麻烦,现在必须要在6月1号之前,弄到一个复试名额。

上辈子张小凡是在别的公司做了一年涂料技术之后,第二年5月份才通过面试进入观澜涂料质检部。

张小凡有些牙疼,自己明明可以在知己知彼的情况下,将自己那个最讨厌的人捶打在地,然后在在他身上踢几脚,以解上辈子那心里的阴影。

现在张小凡手里拿着剑,对方赤手空拳,只要张小凡轻轻一用力,就能刺到对方,但是突然,拿着枪的警察出现,这让张小凡很憋屈。

“不行,有仇不报,心里不爽。”

不知不觉,30年后的那段记忆,对张小凡的影响越来越大,张小凡觉得如果自己今年不报仇,今年一年估计都会肝疼。

坐在绿皮火车之上,闻着令人作呕的汗臭,以及就算打开窗,风还是热腾腾的空气,张小凡从来没觉得这么难受,心里不爽,身体也不爽,这让张小凡更加坚定的要进入观澜涂料,今年就要进去。

随着记忆的慢慢融合,张小凡慢慢的也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恨那个人。

左立,张小凡觉得那个人,简直愧对这个名字,这么好的名字安在那王八蛋身上,简直是是有辱斯文。

左立现在大概应该是采购部的副部长,主管集团固体涂料原材料的采购,观澜集团是个涂料集团公司,油性涂料,水性涂料,粉末涂料,等其他一些涂料这些都有生产。

而左立就主管粉末涂料原材料采购,采购部一般都是集团公司油水最大的部门,没有关系你不要想进去,然而就是这个左立跟属于质检部的张小凡之间,居然产生了那样让张小凡记住一辈子的怨念。

第二章 老朋友

左立和张小凡之间如此之大的纠葛,初出茅庐的张小凡坚守着自己心里的底线,老谋深算的左立就想着损公肥私,这种对立应该其实算不上什么大事,但是最后闹成那样,其实更多的只是意气之争。

本来这样的矛盾如果左立大方一点,应该是比较好解决的。

毕竟,张小凡刚刚踏入社会才一年,正是对金钱追求比较大的时候,如果左立大方一点,跟张小凡处理好关系,再分润一点利益已给张小凡,两个人也不至于闹得这么僵。

以至于后来左立对张小凡追求的女生进行让人绝望的金钱攻势,然后再无情抛弃之后,张小凡终于爆发,处处跟左立对抗。

相对于张小凡的光明正大,左立就显得阴险狡诈了,各种各样不要脸的阴招,害得张小凡因泄露公司机密罪被判刑一年,逼迫张小凡不得不改头换面进入外资企业。

对于有有过泄露公司机密的张小凡,一般公司肯定不会要的。

但是,心中的执念让张小凡不愿意改投其他行业,最后张小凡将名字改过之后,才进入外资企业,最后做到技术总工的位置,而左立收受贿赂被观澜涂料起诉,最后听说关了三年。

这让张小凡扼腕叹息,为什么将左立送入监牢的不是自己,这也是为什么张小凡遗憾了一辈子,30年之后记忆穿回来,仍然还记得这混蛋。

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怎么进入观澜涂料,一解当年的遗憾。

张小凡决定先通过正规渠道看看能不能,让他们对自己在进行一个初试,他自己也拿到一个复试名额。

直接找到观澜涂料的人事部的电话,得到的结果让张小凡很郁闷。

“对不起,我们初试已经结束,不会再另外进行单独初试,谢谢您对本集团的信任,如果您有意向,请您明年5月份之前,向观澜集团递交您的简历。”

等到明年黄花菜都凉了,那个时候自己不一定有时间来管这个左立,所以张小凡决定去观澜集团大门那边,就在那里看着有没有自己熟悉的人,然后再想办法。

5月25号,这天观兰集团大门外的台阶上出现一个奇怪的人,穿着老土,孤零零就站在那里,看着来往的人,也不进去也不走开,很多进进出出的人都要转头看一眼这个人。

张小凡感觉有些人很熟悉,有些人很陌生,他希望找一个自己人潜意识里能叫出名字的人。

突然一个身影进入张小凡的眼帘,张小凡家乡话脱口而出。

“胡姐”

那个被叫做胡姐的女人诧异的回过头,疑惑的看着张小凡。

“你叫我吗?”

“应该是的”,张小凡脸突然红了一下,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胡姐被这个男孩给逗笑了,什么叫做应该是的,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。

“你认识我吗”

张小凡摇摇头,“我只看过你的照片,我一个姨说你在这边工作,那我来找你,我也是天华镇的”

听到天华镇三个字,胡姐的眼睛瞬间亮了,真的是小老乡啊,估计是自己亲戚知道自己在这里工作,所以叫这个男生过来找自己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”

“胡姐,我叫张小凡,今年刚刚毕业,准备到越州找份工作”

张小凡并不想告诉她自己是要来这个公司,那样目的性就太强了,容易让人产生戒心。

“这很好啊,越州是个高度发达的城市,这里机会很多,对了,你学的什么专业”

“我学涂料化工,国内涂料化工比较发达的地方就有珠三角,所以就来了。”

胡姐的眼睛瞬间就亮了。

“这么巧,我们集团就是一家生产涂料的集团公司”

张小凡眼睛瞬间瞪大,嘴巴还微微张开,演技稍微有点差。

“这也太巧了吧,那个,那个胡姐,你们公司还招人不?”

胡姐顿了一顿,然后皱了皱眉头,想了一会儿。

“好像还招啊,我问一下看看。”

说着,胡姐拿起手机,拨了一个电话。

“刘工,你们技术部今年的招收工作有没有完成”

“嗯,知道了,知道了”

“我一个亲戚,也是学涂料化工的,就想问问你们那边招人有没有招满”

“看你说的,什么叫走后门儿……,放心,放心”

“初试过了?”

“帮个忙啊,晚上请你吃饭,顺便你考考他,如果你觉得行就行,不行就不行,反正只要初试名额,如果他真不行,复试就刷了下来,是吧”

“好的,好的,岳州食府,好的好的”

张小凡听到这里就知道有戏了,初试肯定没问题,不然别人也不会答应一起吃饭。

晚上,岳州食府,三个人围桌而坐,刘勇,这30来岁的中年男人,脸上胡子刮得很干净,一身休闲的打扮,并没有发福的身材,让人看起来很舒服,他是观澜涂料固体涂料分公司技术副总工。

“小张,我这么叫你,不知道你熟不熟悉固体涂料”

那个东西张小凡太熟悉了,甚至张小凡的技术水平,完全超过这个刘副总工,但是肯定不能表现出来,又不能完全不知道,这个度要把握好。

“我所知道的固体涂料就只有粉末涂料,我们系有个教授自己有一家粉末涂料公司,我在那边打过暑假工。”

“那就没问题了,初试名额没有问题了,等一下你把你的身份证给我,电话号码抄给我,明天我让人办理一下。”

看样子胡姐的人缘还是挺好的,随便问一下,就给出初试名额,虽然这样的名额在副总工的眼里真的一文不值,但是毕竟也是个人情,这些东西肯定以后需要张小凡还的。

“刘工,感谢,来到越州初来乍到,就遇到一个好姐姐和一个好哥哥,感觉自己很幸运,我敬你一杯,先干为尽,你随意。”

“哈哈哈哈,胡姐,你这小亲戚会来事,他这个样子,我完全不担心他的复试,那我就提前祝贺你,以后肯定是同事了”

“你说过那我一定要过,而且以后肯定也是您手下的兵,感谢的话就不多说,以后你看我的行动”

刘勇看着张小凡,他是挺喜欢这类人的,举着酒杯一饮而尽。

胡姐笑眯眯的看着两个人。

第三章 聚会的目的

趁着胡姐去送刘勇的时候,张一凡抢先一步将单买了。

“看不起胡姐还是怎么的。”,胡姐皱起了眉头,这个小老乡她挺喜欢的,但是刚刚毕业,哪里有多少钱呢,感觉张一凡有装大款的嫌疑。

“胡姐,今天你帮了我这么多,又是欠人情,如果这个还要你出的话,那就真的太不像话了,希望姐姐不要见怪”,张一凡不想欠别人太多,毕竟自己注定要离开这里。

“人情是越欠,感情越好,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姐姐就接受你的道歉,你住哪里?”

“就在观澜路那边,我租了一个房子”,早就决定在这边,所以张一帆直接就租了房子。

“那一起吧,我也住那边。”

刘勇的效率很高,第二天,就帮张一凡办好了初试名额。

复试定在了四天之后。

“喂,妈……钱够用了,我这边等着复试呢……大集团大集团,工资应该第一个月两千多吧,转正之后3000多……放心吧,都这么大人了,难道我还照顾好自己”

张小凡有些感慨,其实他现在挺想家的,特别是大晚上一个人在离家乡几百公里远的地方,其实在这个年纪的话,一般人都期望着逃离家,但是也许是30年后的记忆,让张小凡变得非常恋家,所以打完电话后,他感觉自己很孤独。

一个人在外打拼,孤独是常伴的。

“喂,老大这大早上的,天才刚亮啊,今天是周末,你是多闲啊”

石雷早上7点半就,一个电话打到张小凡这里。

“还睡啦,赶快起来嗨,你说你,都快十来天了,都没音信,谁知道你是不是掉厕所里起不来了”

张小凡心里突然一股暖流,有时候真正的朋友就是这样,几句话就能让自己鼻子酸酸的。

“我在越州呢,昨天晚上到的”

“我艹,你小子不地道啊,来了居然不找我,绝交,绝交。”

“大晚上的,我到哪里找你啊,都快两点了才到越州”,虽然张小凡说谎,但是这样善意的谎言还是必要的,不然你来了两天都不找他,总会奔过来削你。

“行了别废话,晚上聚会,我会把在越州的同学都叫过来,让他们看看有没有哪个公司招人。”,这也许才是真正的朋友,这样真心对你的人,世界上一般是很少的,所以要珍惜。

“老大,你一直是我老大,谢谢,而且我来越州也是准备面试的”

“没事,多个机会多条路是不是,我给个地址给你,晚上你自己过来,还有啊,下下次不要这么煽情了,听着酸。”

如果单独和石雷一起吃饭,张小凡还是挺乐意的,但是一个班总有那么几个人,很令人生厌,恰好他就在越州,和这样的人虚于委蛇,张小凡其实挺不愿意的。

“凡子,快来快来”

石雷看到张小凡来到饭店门口之后,马上站起来向他招手,张小凡走过去,和大家寒暄起来。

“老马,你那工资多少,转正之后有多少”

“2800,你的呢?”

“没你高啊,我们才2200呀,羡慕羡慕”

一坐下来张小凡就听到问的全部都是工资,实话说,在05年工资2800真的算比较高了,难怪马文斌一脸傲气,在座的基本上都找到工作了,很多都还有好几个面试,但是比起马文斌似乎都差了一筹。

这个社会永远离不开的就是攀比,有了攀比之后,赵小凡甚至认为,人们往上爬的动力才会更大,所以并没有多大的厌恶之类,只要不涉及到自己身上,可是有时候人们就喜欢欺负老实人。

“凡子,你找到工作没有”

其实在座的人都知道,张小凡并没有找到工作,找不着到工作在刚毕业的大学生眼里其实并没有多大秘密。

而且在大学张小凡就不怎么爱说话,所以一直被认定为老实人。

“凡子来越州就是来面试,对了,欧阳伟,你不是也有几个面试吗”

欧阳伟什么意思,石雷一清二楚,昨天欧阳伟就在群里吹,自己要进一个大集团公司,初试已经过了,就剩下面试,在很多人的眼里,面试其实就是走个过场,所以欧阳伟自认为自己马上就是大集团公司的一员,说什么试用期3000,转正5000之类的。

“观澜集团,中国涂料界前五的大企业,你们知道吗?我听说他们一般的技术员工资都是年薪20多万,要是总工级别最少是上百万年薪,可羡慕死我了”

当听到观澜集团的时候,张小凡差点没将口里的茶水喷出来,自己30年后的记忆里,似乎没有欧阳伟这个名字,当然也有可能是记忆不够深刻,所以选择性的忽略了。

“那你们那里还招不招人”,由于习惯性的将面试作为走过场的一个过程,所以大部分人基本上都认为,欧阳伟肯定会进观澜集团,听到这么高工资,自然要问一问他们还招不招人,万一招人的话,也许真的可以进去也不知道,这就是高工资的诱惑。

“初试早就过啦,要不是我有个老乡在里面,我根本就不知道。那天毕业论文刚答辩完,我就赶到这里进行初试,差点还迟到,你们没看到当时,近200百人才选十个,里面还有好多211工程大学的毕业生。可能是运气好,那些题目我居然都会做,所以稀里糊涂就过了”

这逼装的,5%的概率,一个野鸡大学的毕业生,跟名校毕业生竞争居然竞争过了,有本事是一方面,但是装逼的本事也不差。

不过张小凡知道每年观澜涂料集团,大概会招三个到四个人,也就是说起这十个人中最多大概只有三个人上,也不知道欧阳伟到底能不能上。

欧阳伟一说完,虽然大家都知道他这是在装逼,但是依然忍不住要去捧场,毕竟人家的确厉害,万军丛中杀出一条血路。

张小凡一直在想,聚会到底是干什么的,看着个个人唾沫横飞,也包括石雷,至少他们现在聚会的目的,并不怎么单纯,感情也许是一方面,但是炫耀攀比也必不可少。

第四章 赚点小钱钱

“对了,凡子,你去面试的公司是什么样的公司”,欧阳伟突然问道,这让张小凡很腻歪,你吹你的牛逼,我吃我的饭,各不想干多好。

“记不太清楚了,我也是今天刚刚到,没有仔细看看。好像也是一家涂料公司,你们知道啊,我投了很多简历。有一家公司,能让我去面试,我就觉得不错了,哪里还挑三拣四呢”,张小凡有意淡化自己,不过别人似乎不乐意。

“凡子,千万不要小看你的第一家工作的公司,这会关系到你的职业规划,第一家工作的公司越好,你的起点就越高,假如你是国内十大涂料公司,哪怕是一个普通技术员,只要你出来,就能在一个小型公司都可以当上技术总工了,现在你还认为可以随便去一家公司了吗?”

张一凡承认欧阳伟说的没错,对于普通人的确是会如此,你工作的地方决定了你职业高度。但是张一凡已经不普通了,所以基本上是无效的,张小凡也没想着给别人打一辈子工。

“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们还不知道吗,能有一份工作我就觉得可以了”

“没追求”,欧阳玮心里鄙视的。

张小凡笑了一笑,今天的你瞧不起我,明天的我让你高攀不起。

吃的有营养的饭,听着没有营养的话,张小凡还是耐心的等着散场,偶尔也会插嘴,他不想把自己做得太特立独行。

“凡子,今天真不好意思,没想到他们会是这样的人,读书的时候还人五人六的”

“老大,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啊,我们之间还需要道歉吗?”

“哈哈,果然是好兄弟,嘿嘿,以后我有肉吃,绝对保证你有汤喝”,石雷勾搭着张小凡的肩膀。

张小凡直接在他的胸口来了一句,左勾拳,“去你大爷的,有你这么小气的吗,真tm看错你了”。

“哈哈哈,有汤喝你还嫌弃,饿不死你”

“那到时候你就替我收尸吧”

“我会买床凉席给你的”

“你大爷的”

两个人嬉闹的分开了,过几天就要复试了,那是张小凡却想着怎么赚点小钱。

如果没有30年后的记忆,把张小凡赚钱估计就只能靠卖苦力,现在的话,卖脑力。

05年固体粉末涂料,其实算得上是比较先进的东西,国内粉末涂料发展,大约也就是从95年开始,利润最高的时候,大约在0506年,所以这段时间,技术员是奇缺无比,只要你有一点技术,那么工资随便都是上万。

张小凡自然不会去别的公司工作,但是可以顾问的名义去,就是那种又不怎么做事,拿钱又多的。

张小凡其实去观澜涂料,报仇这是一方面,另外一个方面也是一个名义,他需要观澜涂料这张皮,就像如果,去别的公司做顾问,如果有观澜涂料这张皮,那么别人就会相信,而且工资也会很高。

多做几个公司的顾问,可能一年时间就可以将自己的原始资金给弄出来。

有事情做,赵钱自然就不会睡懒觉了,第二天早上老早就起来了,他今天去的地方比较偏僻,南村镇,这里位于越州比较偏僻的地方,至少在05年,这里比较偏僻,所以很多工厂在这里集中,涂料公司这里也比较集中。

涂料公司其实比较好找,对于越州涂料公司的分布,张小凡心里还是有底的,至少大致位置还是知道的,到了大致位置就好说了。

找公司也是有技巧的,最好是那种没有技术员刚开的涂料公司,而且老板人傻钱多,这就需要不少技巧。

过程比较曲折,张小凡还是找到一家,虽然没有印象,但是张小芳以打工者的名义进去看了看,有六条线,厂房面积超过6000平方,地面全部是刷了油漆,办公室做的相当气派,这老板绝对是个土豪,而且老板的电话也很容易要。

孙启红,本来是个做铝型材的,但是现在铝型材的利润越来越低,偶然听说这个固体粉末涂料毛利居然能达到百分之百,那还得了,直接注资500万,这地和厂房还是自己的,今年这个三和涂料。

本来以为有钱技术员比较好招,却没想到市场上技术员奇缺无比,主要是固体粉末涂料在国内发展才十来年,而一个成型的技术员最少需要五年,这就导致了目前技术员相当的稀缺,现在公司建立起来了,工人基本上到位,这个技术员到现在还没着落,可把他愁的。

一个原因可能是市场上技术人员缺少,其实更大的原因是,他不是涂料行业之类的人,所以技术员的资源太少了,原因就是他认识的人太少。

搞清楚了防火涂料的一些基本情况,就直接打他们的老板电话。

“喂,你好”

“孙老板?”

“是我,请问你是?”

“我叫张小凡,是一个固体涂料技术员”

孙启宏瞬间就觉得,事情如此不可思议,不是有句俗语叫做瞌睡来了,有人送枕头。大概就是这样的清醒。

“你好,你好,你好,你好,张工你好,我是三和涂料的老板,你可真是及时雨。”

“要不我们见面谈?”,电话里有些事情说不清楚,所以张一凡觉得还是见面说的好。

“好好好,你在哪里?我去你那里。”

“观澜路,43号,有景咖啡”

不到一个小时,孙启红就匆匆忙忙赶了过来,张小凡注意了一下他的座驾,宝马七系,还不错。

“没想到张工如此年轻。”,孙继红并没有因为张小凡的年轻而看轻,依然很热情的跟张小凡握手。

“年轻就代表无限可能,孙总请坐,要喝什么”,张小凡打了一个响指,“waiter”

“随意,就和张工的一样”,孙启红并不喜欢喝咖啡,有时候为了应付客户也会跟着点一些,什么拿铁,卡布奇诺,摩卡。这些都听过,但是要分辨,他就有点抓耳挠腮了。

“张工哪里高就”

“今天趁着上班时间出来一下”

孙启宏马上就给出一个我明白了的表情,然后竖起大拇指。

第五章 赚钱不需要脸皮。

能在观澜路这边,自然是在观澜涂料工作。

“张工,只要你过来,年薪12万,加上10%的分红”,现在孙启红急得不得了,看着别人大把大把赚钱,自己这边却因为技术员不到位而错过这样大好的机会,毛利润接近百分之百,太恐怖了,这跟捡钱没什么区别。

然而令孙启宏错愕的是,张小凡居然摇头。

“孙总,去你那里上班自然是不太可能”

孙启宏脸都黑了,你不去我那里上班,你还给我打电话给什么,给了我希望又把我按下去,我现在哪里有时间跟你玩这些游戏啊,我急着找技术员呢。

“孙总别急,我肯定不会放弃观澜涂料的工作,但是没说不能去你那边帮忙”

孙启宏瞬间就精神了不少。“张工,你说说看怎么操作”

“我在观澜涂料的上班时间是早上8点到下午4点,下午4点你来接我,在你那边做好配方调整,以及颜色调整之后,生产就让你们工人自己进行了”

孙启宏有些不明白什么意思,什么配方调整?什么颜色调整?说得他满头雾水。

“张工,你能解释清楚一下吗”

张小凡一听就知道孙启宏完全是个外行,他根本不知道技术员要做哪些事情,这样的人居然敢一头扎进涂料这个行业,张小凡不得不佩服他的胆量。

“简单的说就是,我大概每天会花两个小时,将我的事情做完,然后你不用管技术方面的问题了,东西他们做好,你第二天直接拿走去卖就可以了”

孙启宏晃然大悟,张小凡的意思就是,在他的工厂做事,但是每天只做两个小时,保证完成一天的任务,孙启宏觉得这样操作可以。

“可以可以,只要东西做出来,张工,您的工资照样付,分红也是照样”

张小凡依然摇摇头,这就让孙启宏有些生气了,我都做了这么大的让步,你居然还不满意。

“孙总,我们换一种合作方式,按吨位算,这对于你公司来说,应该更加的划算,现在你的量应该很少。”

“那张工你给出个章程”

“大单和小单分开,超过一吨的单子,每吨我收1500技术费用。500公斤到一吨的的单子,每吨收取2000。低于500公斤的一单每吨3500。特殊粉末收10000到20000每吨,具体的看情况。”

孙启宏皱着眉头心里,细细的估算,他在上这样自己划不划得来,现在固体粉末涂料价格,大约在,两万五一吨左右,这样的话,张小凡,占据的利润应该会超过15%,可以接受,前期先用这张小凡,等自己找到技术员,再一脚把他踢开。

“可以,不过张工那个特殊粉是什么东西?”

“这是一种高端固体粉末涂料,现在世界上掌握这个技术的人应该不超过十指之数,国内应该就我和我师傅了,比如,金属粉,超耐候,抗氧化,超耐高温,重防腐,高透亮,超耐磨,食品级,电绝缘粉,抗菌粉……”

张小凡说了后是一大堆比较常见现在很高端的涂料,把孙启宏说的一愣一愣,这些东西他都没有听说过,听起来就感觉特别高端的一种东西。

“好好好好好,张工准备什么时候去我公司”

张小凡装模作样的看看手机时间,然后轻轻地咬了咬下嘴唇,又沉吟了一会儿。

“你那边原材料还没有定吧”

“没有”,孙启宏摇摇头,他根本不知道去哪里订原材料。

“张工有什么推荐的没有,最好有电话,这样我就好找到他们”

“我还要去采购部问一问”,张小凡我可没有傻到现在就给他电话,而且张小凡现在也没有供应商电话,还需要去查黄页,给孙启宏电话之前,自己肯定要联系一下。

一般的公司都会准备业务费的,这些要么给采购,要么给技术员,这部分利益张小凡可不会放弃,你就是不要,它价格依然会是那个样子,所以张小凡拿起来心里毫无压力。

“我看这样吧,孙总,等下我就去问电话,今天下午就能送货过来,明天是周末,我过去你那边”

“好的,那我下午就等张工的好消息”

接下来事情比较简单,按照,张小凡的记忆,找到几家原材料供应商,都是在越州的企业,发货都比较快,黄页上找到电话。

一一谈妥,业务费为八个点,量大的话,收入还是不可小觑的,然后将电话给了孙启宏,至于他们怎么谈价格,张小凡就管不上了,但是市场大概的价格,张小凡还是告诉了孙启宏。

第二天一早,星期六,张小凡乘车来到三和涂料。

孙启宏很早就在那里等了,见到张小凡到来,立马领他去车间,然后召集所有工人,互相认识一下。

所有人整齐的站成一排,大约20多个人。

张小凡和孙启宏站在前面,孙启宏示意张小凡讲话。

“各位,你们进入这个行业,是一个新兴的行业,我不知道你们以前有没有做过这一行,但是我来了之后,所有东西都听我的,我说了算”

05年的时候,进工厂算是一件比较有面子的事情,更何况孙启宏开的工资还比较高,2500,超过了市场上70%的企业,这个时候的工人还是很纯良的,做事很少会有人偷奸耍滑,对于领导还是比较畏惧的,因为它将会关系着你的收入,甚至是生活。

“首先,我们发放的劳保产品,就是口罩,和防护服,不管多热你们都给我带着。

第二点,车间不允许任何人抽烟,我会收了一块专门的抽烟地点。

第三点,我会在街上贴一些警示标示,任何禁止的事情,你们千万不能擅作主张去做,这将关系到你们的生命安全。

第四点,我安排的工作你们必须无条件的完成。

第五点,工作时间禁止玩手机,最好不要带入车间。

第六点,工作时间,请保持好车间的卫生,以及各个物料的摆放要整齐。

第七点,星期三四五,上班时间为下午4点到晚上10点。星期六星期天上班时间为上午8点到下午6点,星期一星期二休息。”

相关推荐

本文暂时没有评论,来添加一个吧(●'◡'●)

欢迎 发表评论: